疫情中的澳洲留学生:有人递交了休学申请,有人赴泰隔离

疫情中的澳洲留学生:有人递交了休学申请,有人赴泰隔离

原创 唐小涵 新新报NewTimes

学生立场 时代潮流

国际教育是澳大利亚第三大出口产业,仅次于铁矿石和煤炭出口(www.188r.cn)。2018年,国际学生为澳大利亚创造了320亿澳元的收入,其中三分之一来自数量多达16万名的中国留学生。寒假期间澳洲很多中国留学生选择了回国过春节,然而这次回国却使返澳读书画上了问号。

2020年2月1日下午澳洲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针对新型冠状病毒紧急颁布禁令且即刻生效。所有在过去14天去过中国大陆的旅客不得入境澳大利亚,澳大利亚公民和永久居民及其直系亲属除外。莫里森当时表示该禁令将实施14天后,14天后根据情况进行评估。

2月13日官宣结果,决定该入境禁令再延长一周,2月22日后再次商讨对策。

2月20日澳洲政府宣布禁令再次延迟一周到2月29日。

1.jpg

澳洲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宣布禁令再次延迟 图源网络

2月22日,澳洲政府官方发布,放宽对非湖北籍11、12级学生对旅行禁令。卫生部长Greg Hunt表示,他们向政府提出的医疗建议是,澳大利亚边境部队将继续逐案放宽中国大陆的旅行禁令。

2.jpg

澳洲政府宣布禁令再延迟一周图源网络

2月27日,下午4点多,澳洲官方宣布:禁令再延迟一周。即将会延迟到三月初。

澳洲的高校也针对此次疫情给出了各自的解决方案:

3.jpg

澳洲高校提出的解决方案 记者整理制作

疫情之下,如何重返校园是每一个澳洲学子关心的问题。

无奈休学

Fiona是武汉人,目前就读于悉尼大学(大四)。她原计划2月10号飞往澳洲,在假期原本打算和弟弟去上海旅行,但这次的疫情让她只能呆在家中。“认识到这个(疫情)严重性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公布封城之后才觉得这个真的很严重,就很担心影响到自己的上学问题。到后来也接受了这个事情。”Fiona的语气很平静,她说之前一直不太了解,所以没有太担心自己的出国问题,在武汉正式封城的前一天(1月22号)才认识到严重性,这个时候已经迟了。

虽然悉尼大学延迟了开学,部分专业开设了网课,但在武汉读书的澳洲留学生也基本只能放弃这个学期,因为也没有办法通过其他渠道前往澳洲。Fiona说“封城比较突然,在封城当天的10点有出去的机会,但是太仓促了,所以没有来得及走,也没有想到会封那么久,也完全没有办法通过其他渠道去上学。”

问到武汉如今的境况如何,Fiona表示只要自己做好防护不出门其实还好。她也已经递交了休学申请,准备疫情结束去找找实习。

赴泰隔离

在跟Hailey说希望就疫情对赴澳留学生进行一个简单的采访时,她有几分抗拒。她认为自己对这次疫情没什么太多想法,只想赶紧回去读书。

Hailey是悉尼大学研一的学生,寒假期间一直在学CFA,健身,疫情并没有对她原本寒假的安排带来太大的影响。

Hailey本以为对留学生返澳不会带来太大影响的,但在看到澳洲政府颁布禁令,又一次次延期的时候,她说自己“心态炸了”,并且开始担心自己能否返澳。Hailey就读专业(MOC)的中国留学生很多。她认为学校会给澳洲政府施压,因此一直在等待和关注澳洲政府颁布的政策。

4.jpg

Hailey收到来自悉尼大学的邮件 受访者供图

悉尼大学延迟开学到三月底,让她决定争取不要放弃这个学期。她也有跟家人商量通过其他手段去澳洲。“如果21号之后还是没有解除禁令,会打算从泰国转去澳洲。”

从第三国家中转能不能入境是一个问题,因为有被吊消签证的可能。Hailey的心态比较乐观,她认为能去的第三方国家的还是很多的。去第三国家呆14天的开销也是一个问题,西悉尼大学有$1500AUD的补偿,但悉尼大学目前并没有这方面的补偿。

Hailey说她和她的朋友基本都没有放弃赴澳留学的,“虽然大家都在朋友圈自嘲交十几万学费上网课,但大家但心态都还比较乐观,认为开学前可以赶到学校。”

2月20日,Hailey发了一条朋友圈询问“各位去泰国转澳洲的是多久到泰国?”

2月22日维州州长官宣支持中国,澳洲政府放宽对11、12级学生对旅行禁令的时候,Hailey在朋友圈写到“终于有书读了!!!”

5.jpg

澳洲维州州长发起“休戚与共”的政府宣传活动 图源网络

2月26日,墨尔本大学表示为受冠状病毒和相关旅行限制影响到学生提供一项支持计划,其中包括7500澳元的补助金支持。Hailey写到“不求补助,只求回去上学。”

2月27日,澳洲宣布禁令再次延长时,Hailey连发三条朋友圈,最后一条朋友圈写到“我不行了,明天飞泰国。”在27号晚8点记者联系Hailey时,她已经开车到长沙,准备明天从黄花机场飞去泰国,她说:“没办法,拖不下去了。”

等待实习

Joshua是新南威尔士大学的研二学生,他原计划飞往澳洲的机票是在2月16日,他说“当时是抱有一丝希望的,因为这个学期不能去影响挺大的,不仅要考虑延毕之后的影响,在澳洲租的房子这半年也会被浪费。”

2月10日,Joshua收到校长发来的邮件,2月28日为最迟到校时间,并建议大家返校有困难的下学期再回校。

6.jpg

Joshua收到的校长发来的邮件 受访者供图

Joshua在收到邮件的时候就考虑去第三国中转,因为泰国发生的枪战让他有些担心,他就和自己的室友Young商量去马来西亚中转。“我去办理马来西亚的签证时,由于我的护照是江苏签发的,被拒绝了受理。我只能取消前往第三国的计划。Young的签证办理好后就自己去了。”Joshua的语气显得很无奈。

2月17日Young前往马来西亚准备中转去澳洲,“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顺利过去。”Joshua开玩笑似的说到“Young说当旅游也行,不过他说马来西亚真的太热了。”当我问到Joshua有没有听说过网络上流传的男女朋友一同赴澳,结果前后脚没让进的事情,Joshua表示没有听说过。“但是有这种情况:政策发布的当天之前起飞的,发布政策的时候他们在空中并不知情,下落之后就被遣返了。“

“现在只能两手准备,但是更大几率是去实习了。”Joshua在发现自己大概率不能去学校报道后,一方面在租房网站发布了信息,希望能挽回一部分损失;另一方面准备了简历进行投递,希望可以不要浪费这个学期的时间。

在2月22日看到澳洲政府放宽禁令后,Joshua在和家人商量后,决定这个学期还是不去学校了。Joshua表示暂时还没有确定的实习,现阶段自己很迷茫,希望能尽早安定下来,不然每天做什么都不太安心。

在问到这段时间的心态Joshua表示自己心态还好,“事情总要一样一样的面对,这也没有办法。如果找到一份实习去丰富自己的简历,其实也不算太糟糕。”

主营产品:医用洗衣机,医用烘干机,酒店宾馆洗涤设备,工业洗衣机,工业脱水机